主页 > 企业文化 > 文章列表

大益新茶炒作和暴雷始末一件茶叶几十万茶叶炒作报应终于来了

发布日期:2021-07-20 19:56   来源:未知   阅读:

  www.bh6c3.cn,除了炒股、炒房,竟然还有炒茶,最狠的三十年翻了几十万倍,最近,国内最大的茶叶炒作市场广东芳村暴雷了,一件茶叶是怎么炒成天价的,暴雷后影响多大,今天我们一起来聊一聊,大益新茶炒作和暴雷的前后始末。

  这年头真的是什么都能炒作,股票能炒作,房子能炒作,茅台能炒作,连茅台的酒盒子也能炒作,现在就连茶叶,也被炒作客盯上了。88青普洱茶,三十年前只要几块钱一饼,现在四十万都买不到了!20年前的班章六星孔雀普洱,现在市场价也已经超过了7万元,就连一年前不算是新的普洱茶,也被炒作到了4万块以上。

  茶叶炒作跟大益茶这个品牌有脱不开的关系,大益集团,是茶叶圈有名的企业。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市场经济的春风也吹到了云南,以茶叶为主要经济作物的云南茶厂开始奉行市场经济的原则,在完成政府的生产指标之后,就可以自己进行生产和销售,多出来的那部分利润也可以由自己进行分配,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大益茶作为现在最有名的云南普洱品牌,在那个时候产生了。

  不过,刚开始的时候,大益还只是一个普通的普洱茶品牌,跟现在天价普洱茶也毫无关系,大益逐渐有了知名度,进入公众的视线,最终成为普洱茶顶级品牌,全因为一个关键人物,这个人就是大益现在的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吴远之。

  吴远之1962年出生,1988年毕业于北京航天航空大学,在当时也算得上是一枚社会精英。吴远之自己学的是金融学,在拿到加拿大渥太华大学的MBA学位之后,曾经有一段时间在国外从事金融投资工作,这个工作经历也为他回国操盘大益茶品牌创造了基础。

  回到国内之后,吴远之一度在金融投资领域非常活跃,在多家投资机构操刀投资事务,还担任过一家上市公司的高管。但在2004年,吴远之突然对中国传统的茶文化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那个时候正好勐海茶厂在进行改制,吴远之利用自己的金融投资功底,成功地战胜了当时对勐海茶厂也十分感兴趣,想要投资的本地企业红塔山集团,以1个亿的价格,拿下了勐海茶厂大部分的股份。

  成为了茶厂的实际控制人之后,吴远之按照自己的设计和想法,把金融行业的相关规则与普洱茶的生产销售结合了起来,并且大力宣传大益茶的品牌,组织了几次效果不错的营销活动,在他的炒作下,大益普洱茶被包装成为一个茶叶圈的“爱马仕”。

  俗话说得好,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2005年,精通金融的吴远之发起了普洱茶营销活动,并且喊出了响亮的口号,把茶马古道的文化添加到普洱茶的宣传中,紧接着,他又把大益云南茶的品牌和茶马古道勘测活动结合到了一起,那个时候,大家认为茶马古道非常神秘,而大益茶也因此有了一种高贵、神秘的色彩,这次活动还捐助了云南西藏等地的几所希望小学,在这次活动后,吴远之的大益茶在国内的媒体上已经有了不少的品牌曝光。

  到2008年,吴远之又看中了央视的广告效应,他不顾公司其他高管的反对,斥巨资在央视黄金时段投放品牌广告。不过,我们不得不佩服吴远志的敏锐触觉和判断力,在当时,虽然全国有各种茶叶企业,已经开展了激烈的竞争,但是在营销和品牌领域的竞争才刚刚开始,大益茶先发动的营销战争,帮助他在茶叶市场抢占了先机,拿下了大量的市场份额。随后,大益茶又开始推出授权专营店,前后在全国开了两千多家专营店,品牌塑造和专营店都是吴远之的工具,而他真正的目的是给茶叶赋予金融属性,让茶叶炒作变成一本万利的买卖。

  让茶叶带有金融属性,吴远之非常明白,这得先塑造出一种“物以稀为贵”的稀缺性。2017年,大益茶开始打造轩辕号的茶叶,这个轩辕号的普洱茶,在圈内号称2017皇茶一号,在吴远之刻意减少配货量的控制之下,茶叶很快就被市场哄抢,而茶叶的价格也相当惊人。一开始的售价就不便宜,三万一件底价的轩辕号茶饼,在不到半年的时间内,价格翻了近十倍,而在今年春天,甚至被炒作到了200万一件。

  尝到了炒作的甜头之后,大益茶在炒作的大路上越走越远,也做得越来越有心得。2019年,大益茶发布了“沧海系列”,在网上发布销售的一分钟内,5000份茶叶就被哄抢,随后,各大销售网站、咸鱼以及朋友圈都出现了大量的倒卖沧海系列茶叶的虚假信息,茶叶的价格就这样被炒作上去了。

  然后,吴远之的大益茶趁着价格好,再发售一批轩辕号新茶,炒作对于他们来说,等于好几个印钞机。最诡异的是,炒作完全和茶叶赏鉴这个事情背道而驰,炒作的茶叶成为了一件商品,而不是消费品,如果要保持炒作的价值,这些茶叶不能拆封,纸箱要保持原样,连封条也不能动,否则价值要大大打折扣。

  炒作玩家基本把市场上可以买到的普洱新茶都买空了,而真正想品鉴普洱的人连尝一尝的资格都没有了,茶叶正在脱实向虚。而那些想通过炒作赚一笔的人呢,大多数也不是什么有钱人,而是抱着一夜暴富的投机心理,通过亲属拆解、民间借贷或非法集资筹钱,再去购买炒作茶叶以赚取差价。

  在全国著名的茶叶交易市场广州芳村,这里交易着全国80%以上的普洱茶,上演了一幕又一幕因为炒作茶叶而产生的人生悲喜剧,有人在这里一夜暴富、歌舞升平,也有人在这里倾家荡产、妻离子散。

  广东一带,民间金融发达,以广州为中心,茶叶炒作向全省其他地方延伸,向全国吸入大量热钱。早在六七年之前呢,大益茶的炒作,还是现货交易的模式,当时呢,投资客一手交钱,炒作客或者茶商则一手交货,款清货清,投资客再要转手的时候,则需要对当时的市场进行判断,如果有利可图就出手,可能亏损的话则继续拿着茶叶等待。等到2018年,随着茶叶炒作越来越火爆,市场的价格波动得越来越快,投资客十分钟之前问的是一个价格,上个厕所可能价格就面目全非了。于是现货交易已经跟不上炒作的发展了,就出现了茶叶的期货交易。

  虽然说是期货交易,但是没有明确的市场规则,这样的交易完全建立在人与人的相互信任之上,它的基本模式是:炒房客一次性把买茶叶的钱转给茶商或者炒作客,双方约定在一定期限,一般是半个月或者一个月进行现货交易,投资客和炒作客手握了大量的现金,但其实茶叶并没有在实际进行交易,在极端状态下,甚至是可以空手套白狼的,比如炒作客根本手里就没有茶叶,但是他把这个承诺卖给投资客,承诺一个月交茶叶,等到投资客付款了之后,炒作客又拿着钱去市场上寻找低价的茶叶,赚取差价。如果手上的资金足够多,甚至还可以控制市场的波动。更夸张的是,这些交易没有正规的交易系统,很多交易就是“填写一张收据”而已,出现问题受害人往往很难维护自己的权益,都没有地方讲理去。

  一旦茶叶炒作变成了金融炒作,茶叶也变成了金融的工具,这个时候,风险已经在积累了。国家监管部门嗅到了茶叶炒作风险的味道,随着监管的出手干预,大益茶的炒作也到了尽头。

  2021年4月到5月,云南省市县三级防范和处置非法集资工作领导小组发布天价茶叶的风险提示,对茶叶炒作进行警告。到了6月,国家相关部门召开专题调研座谈会,调研的地点就在吴远之的勐海茶厂,这已经非常明确地表明了政府对大益茶的态度了。

  由于受到监管的干预,“天价茶”已经在市场中逐渐降温,随着价格的下跌,芳村茶市出现了不少暴雷的事件,有的人资金链破裂,还没有收拾好准备跑路,警察就已经上门了,也有的人陷入炒作茶叶的疯狂中,最终被家人举报。

  茶叶炒作是炒作市场中其中一个案例而已,我们真正要警惕的是这种炒作的投机行为。什么是炒作,指的是对一些商品进行夸大的宣传,制造声势,从中牟利。一些有价值的东西都可以炒作,最常见的炒作就是炒作股票、炒作比特币、甚至炒作茅台,在一些特殊时期呢,比如非典时期,连大蒜、醋都可以成为炒作的对象。

  炒作这件事情为什么这么多,其实是在于他像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只要你自己不是接的最后这一棒,基本都可以有利可图,甚至炒作的越夸张,利益越大。

  但是我觉得,炒作茶叶给我们的警示,更多地还是把金融作为套利工具,在茶叶行业产生的对这个产业的巨大危害。道理非常简单,如果投资客和炒作客通过左手倒右手就可以赚到钱,但是茶叶种植、采摘过程异常辛苦,谁还会认认真真、实实在在地真的去种好茶呢。等到炒作的故事讲不下去了,市场上又会进入一片萧条,茶叶堆积在仓库卖不出去,最终影响的是茶农的积极性。

  在云南省,茶叶种植这个产业要养活超过500万的茶农,是当地十分重要的支柱产业,炒作茶叶并没有给这个传统的产业注入新的活力,反而是积累了更大的风险。2014年,市场上曾经炒作过一款“古树茶叶”,一公斤当时炒作到上万元的价格,等到价格涨到市场需求难以支撑的时候,古树茶的市场进入一片死气沉沉,茶农们手上的茶叶根本无人问津。

  所以啊,炒作这种行为不仅仅损失的是钱,最根本地伤害的是一个产业长久以来积累的良好风气。天奈科技澄而不清 判決書為證該司涉案總經理鄭